救救孩子!5岁男童患地中海贫血症术后感染急需血源

  有意愿献血的热心市民可拨打本报962555热线或登录新民邻声APP,也可咨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血库64931705。

  每天下午3时到3时30分,是童女士一天中唯一能探视儿子的时间。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5岁的童博炀虚弱地躺在病床上,不能吃东西,仅靠着营养液维持生命。“儿子,最想看到你的笑、听到你说话,哪怕是叫声妈妈也好啊!”童女士的泪又一次浸湿了脸上戴着的口罩。

  小炀炀出生后不久被查出患有地中海贫血,一个月前,因骨髓移植手术术后感染,从厦门被紧急送到上海急救。虽然,医生的努力,暂时赶走了死神,但急缺的血源,让孩子生的希望又变得那般渺茫!

  “谁能来献献血,救救我的孩子啊!”本报新闻热线,传来了童女士急切的求助,“哪怕孩子真的走了,我不会忘记伸出援手的每个好心人,我会告诉炀炀:你带去的是人间温暖……”

  昨天,记者在医院见到了童女士。童女士说,儿子炀炀患有重型地中海贫血,这是一种造血功能障碍疾病,每个月都需要输血治疗。

  今年10月,炀炀在厦门中山医院做了骨髓移植手术,不料术后感染肺炎,情况危急,又转至厦门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

  12月8日晚上,炀炀被紧急送往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急救。“从厦门到上海,急救车整整开了12个小时。”童女士回忆,那天炀炀的病情突然恶化,危在旦夕,是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的医生带着治疗仪器赶到厦门,陪同炀炀上了救护车,再马不停蹄赶回上海。万幸的是,在全力抢救下,炀炀又有了生的希望。

  可危情远没有过去!童女士说,现在炀炀每天需要输入不定量的血和血小板,但她和丈夫的身体状况都不适合输血。“我刚刚做了骨髓移植,老公有荨麻疹,医生说都不能献血。”童女士无比焦灼,医院让患者家属找周围的亲友献血,“可是我们在上海无亲无故的,找谁去呢?”

  她告诉记者,因为找不到人给炀炀献血,孩子经常会延迟一天再输血,输血量也得不到保证。比如原本应该输两个单位的血小板,就只好先输一个单位。

  “没有输血,孩子的病情就没有了基本保障。”童女士忍不住抽泣起来,她抚摸着手机中炀炀的照片。照片中一个身穿黄色外衣的小男孩正咧嘴大笑,比划着胜利的手势。“他特别开朗,特别乖,打针、输血的时候也不会哭。”童女士说,如果不是这次骨髓移植手术,炀炀应该在幼儿园大班和同学们一起上课。

  “炀炀现在比照片上瘦多了。”每回到了探视时间,童女士和丈夫都强忍悲痛走入病房,鼓励炀炀要坚强、勇敢,“我们和他说话,他会眨眼、会流泪……”

  儿科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李医生介绍,炀炀的病情很严重,医院内多位专家已经会诊过。炀炀每天大约需要输入200cc的血或血小板。由于血源紧张,现在通常采取的做法是“互助献血”,鼓励患者家属发动周围亲友献血,这样可以指向性地献血给一位患者,“不需要和患者血型一致。血库会调配,分配匹配的血型。”

  “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丝丝让儿子生的希望!”童女士说,作为母亲她现在真的无奈,但一定不会很无助,因为这世界上一定会有好心人,用爱给她和炀炀送来生存的力量。

  有意愿献血的热心市民可拨打本报962555热线或登录新民邻声APP,也可咨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血库64931705。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