孪生姐妹患地中海贫血病 父母意外怀孕生子救女

  本报讯 羊城晚报记者陈辉报道:前天,一场小小的募捐活动吸引了省内十几家媒体的聚焦,它的主角是个9天的小婴儿,他的出生就曾轰动全城,他背负着挽救两个生命、一家五口幸福的重担。小婴儿刚刚被取名“博生”, 他今天就要和母亲一同出院。

  小“博生”的到来虽是个意外,但也是上帝的安排。他的两个姐姐是对双胞胎,2008年3月出生,如果说她们的双双出生对宋元相夫妻是双倍惊喜的线个月后则变为双重打击:这对孪生姐妹被确诊为重症地中海贫血!宋元相带着女儿们四处求医。今年在广州求医期间,宋元相的妻子竟发现自己又怀孕了。这对夫妻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孩子不能要。但有好心的医生提醒他们,如果这个孩子是健康的,他的脐血可以救两个姐姐。经产前诊断,这个孩子不仅健康,而且配型和两个姐姐吻合!这真是上帝的礼物啊。宋元相夫妻决定把他生下来。他,就是“小博生”。

  广州女子医院得知宋元相夫妻连为孩子接生的钱都没有,主动联系他们,为他们免费进行剖腹产手术,小博生于2009年12月13日下午出生(详见本报12月14日报道)。前天这家医院在医务人员中为宋元相一家发起募捐,一个中午就募得3900多元。募捐现场,小“博生”一直在襁褓中酣睡,倒是两个1岁9个月大的小姐姐满场跑来跑去,牢牢吸引住摄影记者的镜头。她们的妈妈田雄飞———年轻丰腴的脸上始终笑吟吟,没有了几个月前的惶恐。她们的父亲,一个清瘦白皙的年轻人在一旁小声地、耐心地接受采访,一遍遍表达自己由衷的感激。

  这天的活动中,有两个客人不请自来,他们的意外到来,让到场的人再次感到人间有真情。一个是家住海珠区的不知名的阿姨,几天前她刚送来几百元,昨日她又特地赶来,送来四处收集的小孩衣裤。她听说他们快出院了,担心到时再去探访不方便,便提前送来了;另一个是广州YMCA地贫援助项目的义工娟姐,她自己也是位重症地贫患儿的母亲,她说自己18岁的女儿已经错失了干细胞移植的机会,不能再让这对可爱的小女孩也抱憾。就在前天,广州的几十个重症地贫儿家庭有个聚会,他们也把宋元相一家请去,临时发起一个募捐活动,这些已经被自己孩子的病拖得一贫如洗、需要别人捐助的家庭,掏光了自己的钱包,为宋元相捐了2000多元。娟姐不住地鼓励宋元相:不要放弃,我们一起努力。

  宋元相:希望快点想办法,拖得越久,费用越高,现在每个孩子每月要输两次血,一次就要1000多元啊。

  宋元相:有的,刚来广州我们住在南方医院附近,我就去找过几个工作。有一个都说好了,又推了,我得照顾两个女儿和怀孕的妻子,现在有三个孩子,更不可能了,照顾孩子就靠我们自己,没人帮忙,我妈60多岁了,要种地,要不没得吃。

  宋元相:是啊,你也知道我们的家庭,没办法,多亏了媒体和好心人的帮助,要不我们也不可能到广州,一家人也不可能走到现在。

  宋元相:有!借了四五万。我们还以建房的名义贷了1万,这在我们农村也是能贷得最多的数目了……都不知何年何月能还上。

  宋元相:这个我知道,媒体天天都有新的事报道,这几天,从前天、昨天到今天都没有人来捐款———哦,有个老乡来了,他也是前几天就说好要来的。之前我们把希望都寄托在媒体上,希望好心人帮忙。

  宋元相:南方医院给出两套方案,方案一是用脐血先给一个孩子做,另一方案是到骨髓库去配型,如果找到合适的干细胞,一个成人的就够两个孩子同时做了,两个孩子一起做一些药可以共用,能省一些钱,要60万吧。只要有钱,两个方案怎么做都行。

  宋元相:在贵州时我们找过民政厅、红十字会、慈善总会,都说没钱,我们没文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来广州后,有人建议我去找贵州商会,我还没去,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人家说。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