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妈妈撮合三婚女儿嫁“北漂

  刘桂香是一位河南籍“北漂”妈妈。她与丈夫在女儿刘文萍5岁时离异,多年过去了,她独自含辛茹苦将女儿培养成名校研究生。孝顺的刘文萍接受妈妈的人生安排,将结婚对象锁定为北京男人。她3次嫁北京籍丈夫,婚姻却一次次支离破碎……

  2007年10月5日,51岁的刘桂香刚从家政公司下班回出租屋,女儿刘文萍就带着外孙浩浩过来了。刘文萍含泪告诉母亲:“昨天医院确诊浩浩是先天性脑瘫。彭广铭指责我怀孕时没养好胎,与我吵了一夜。”

  刘桂香安慰女儿:“你和广铭还年轻,以后再生个健康宝宝。”刘文萍难抑悲伤:“妈,医生说我和彭广铭血型相溶,宝宝先天残疾的概率达90%。”女儿的哭诉,让刘桂香寒意彻骨 ……

  刘桂香是河南省驻马店市人,曾是当地皮鞋厂的工人。22岁那年,她与同事耿纪民结婚。自从1980年女儿耿文萍降生,刘桂香的幸福被打碎了。丈夫與公婆重男轻女,对母女俩冷若冰霜。

  离异后,刘桂香没有再婚,她将女儿改成母姓,发誓要将女儿培养成才。高中毕业后,刘文萍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刘桂香进京,边打工边陪伴女儿。2005年6月,刘文萍研究生毕业,应聘到北京某通讯公司上班。

  刘桂香始终憋着一口气:希望女儿学业有成,扎根北京,狠狠抽打当年瞧不起她们母女的耿纪民和前公婆的脸。因此,刘桂香不厌其烦向女儿灌输:“将来你必须找个北京人结婚!”

  2006年春节后,经同事介绍,刘文萍与彭广铭相识。对方大她两岁,大专学历,长相一般,是首都钢铁公司的普通干部。彭广铭各方面条件与刘文萍都有差距,只因北京人的身份给他加了码。相恋半年后,两人组建家庭。

  2009年2月,浩浩因心脏衰竭不幸夭亡。儿子夭折的悲痛加上对未来再次生育的绝望,让彭广铭与刘文萍互相指责,感情彻底破裂。4月15日,他们在丰台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因婚房、轿车是彭家父母婚前购买的,家中的7万元积蓄给浩浩治病花光了,刘文萍净身出户。

  刘桂香为女儿的悲情命运落泪。然而,她更不想河南的亲朋好友知道此事,刘文萍离婚几个月后,刘桂香便开始帮她物色北京籍新男友。

  这年8月,刘桂香将女儿的相亲对象锁定为北京男人乔勇。对方大刘文萍8岁,未婚,是中国移动公司北京分公司的部门经理。刘桂香“押”着刘文萍去公园与乔勇见面。乔勇身高1.80米,外表帅气。初次相见,两人都有些拘谨,刘桂香唱起了主角……

  2009年12月,刘文萍与乔勇组建家庭。可乔勇之所以迟迟未婚,是因患有先天性睾丸缺损。结婚两个月,刘文萍没享受过一次正常性生活。她多次陪丈夫寻医问药,乔勇却不见丝毫好转。2011年1月11日,刘文萍拖着拉杆箱回娘家,黯然说:“妈,我又离婚了。”轻轻一句话,仿佛在刘桂香头顶炸响一声惊雷!

  两次失婚,让刘文萍沉浸在忧伤中,整日以泪洗面。为了妈妈,刘文萍在家强装欢颜。可一出家门,她就郁郁寡欢。

  刘文萍的同事林强不由对她心生怜惜。林强大刘文萍两岁,河南安阳人。2011年4月,刘文萍为节省房租,与妈妈搬到丰台区一处出租屋里。林强邀请刘文萍坐自己的顺风车,说与她同路。不久,刘文萍无意中得知,林强租住在西城区,每天要绕大半个北京城接她上班……

  6月23日,刘文萍下班时突遇暴雨,林强将刘文萍送到小区楼下。刘桂香在阳台上看见了两人亲昵分别的一幕,她的脸阴沉下来:“妈妈含辛茹苦培养你,决不容许你嫁给没有房子和户口的外地人!”刘文萍爆发了:“两任北京丈夫,害得我还不够惨吗?”

  刘桂香含泪给女儿洗脑:“很多北漂小夫妻,租的房子还没人家厕所大……如果你也过这种生活,妈妈这些年的辛苦不是白费了?”刘文萍准备搬走与林强同居。刘桂香拿出剪刀,对准自己:“你敢走出家门半步,我就死在你面前!”刘文萍被镇住了。

  2012年6月,刘桂香将几张陌生男人的照片摆在女儿面前:“他叫宋鹏,北京人,大你10岁,离异无孩。”刘文萍心灰意冷:“我对相亲没兴趣,只要你满意,我就结婚。”刘文萍的名校背景,及知识女性的风韵,让宋鹏一见钟情。这年国庆节,刘文萍与宋鹏组建家庭。

  长期焦虑及精神创伤,导致刘文萍内分泌紊乱,孕激素只有正常女性的四分之一,出现习惯性流产。 2013年11月,长期服用保胎丸的刘文萍第四次流产。

  宋鹏是独子,婆婆哭求他们离婚。如果第三次离婚,自己与妈妈都无颜面对世人,刘文萍坚决不同意。婆婆随后四处散布谣言,说刘文萍靠与北京人结婚敛财、骗户口。 流言蜚语,让刘文萍生不如死。2月19日,宋鹏起诉离婚。当天下午,趁家中无人,刘文萍在卫生间烧炭自杀……

  经急救,刘文萍转危为安,宋鹏与父母却再也没露面。2014年3月4月,刘文萍与宋鹏办理了离婚手续。3次离婚,让刘文萍背上了坏女人的恶名,风言风语让她痛彻心扉。

  悲痛、愤懑中,刘文萍胸闷气短、整夜失眠。3月16日,她被确诊为心因性心脏病、轻度抑郁症。刘文萍心灰意冷,一心求死。

  走投无路之际,刘桂香向协和医院的心理医生求援。在对方建议下,2014年4月中旬,刘桂香登录一家自杀干预网。网友何学谦由此走进母女俩的生活。何学谦时年35岁,河北沧州人,是一位淋巴癌患者,目前正在北京做康复治疗。这些年他一直活跃在自杀群里,以自身切肤之痛,已帮助5位屡次自杀的癌症患者重拾生活信心,网友亲切称其为“暖心哥”。

  这一幕,刺痛了刘文萍。当天傍晚,刘文萍自觉上网与何学谦交流。他告诉刘文萍,5年前自己被查出淋巴癌,医生预言生命期限不超过1年。进手术室前,妻子扳过他的手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术后两年,淋巴癌复发,又先后接受3次手术。“说惨,我难道没你惨?我现在活的每一天都是赚的,所以一定要开开心心。” 刘文萍唏嘘落泪。

  此后,何学谦与刘文萍约定,每天上午9点准时在网上相见。他和风细雨般给刘文萍的心灵清淤,何学谦的乐观坚强,感染了刘文萍。她的脸上浮现出久违的笑容,在妈妈的督促下积极治疗。这年8月,刘文萍的心因性心脏病彻底痊愈,正式回单位上班。

  一次次温暖的网络相聚,熨贴了刘文萍伤痕累累的心。2014年9月6日,刘文萍与何学谦在国家图书馆见面了。何学谦中等身材,长相算不上帅气,但一看就是个踏实的男人。而刘文萍的温婉端庄,也给他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从此他们越聊越投缘。

  何学谦向刘文萍真诚求爱:“我现在是健康男人了,让我一辈子呵护你好吗?”刘文萍幽幽回答:“咱俩可能不合适,我还是将你当哥哥吧。”说完黯然离去。

  刘桂香问女儿:“何学谦看你的眼神很特别,他是不是爱上你了?”刘文萍长叹一声:“爱又怎样?他不是北京人,首先就过不了您这一关。”刘桂香告诉女儿:“我现在明白了,什么都不如你活得好。只要你幸福,比什么都强!”

  刘桂香找到何学谦,何学谦诚恳表示:“阿姨,你们不嫌弃我患过癌症,不嫌弃我是没房没车的‘北漂’,我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2015年5月1日,刘文萍第四次披上嫁衣。女儿虽嫁的是患过癌症的“北漂”,婚房也是出租屋,但刘桂香内心却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与幸福。

  婚后,做母亲的梦想又浮上刘文萍的心头,刘桂香决心帮女儿圆梦。她跟何学谦来到北医三院,让刘文萍接受最先进的电磁疗法暖宫,刺激体内孕激素分泌。每天晚饭后,何学谦陪刘文萍在家里练瑜伽,通过特殊动作温补子宫。刘桂香咨询医生后,给女儿熬当归羊肉生姜汤、红枣腰果粥等暖宫美味佳肴。

  2017年3月24日,刘文萍在北京301医院,成功诞下一个健康男婴,刘桂香将小外孙抱在怀里亲了又亲:“如果不是妈妈原来太偏执,你的人生早该这般圆满了。”刘文萍与何学谦相视而笑,心中溢满暖暖的憧憬和幸福!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