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九歲男童身患惡性淋巴腫瘤亟待救助

  “爸爸咱們什麼時候能回家,我想爺爺奶奶,想妹妹,想老師同學了” 9歲的袁浩然躺在北京兒童醫院的病床上問自己的爸爸袁海峰。“咱再讓大夫給看看,等你啥時候肚子不痛了,咱們就回家”父親背對著兒子眼圈發紅哽咽地説到。

  7月12日,邯鄲新聞網記者撥通了袁海峰的電話,了解到了這個家庭遭遇的不幸和面對困境的無助。

  9歲的袁浩然就讀于邯鄲馬頭鐵路小學,今年端午節放假回家,他突然感覺肚子疼。看到孩子疼痛難忍,父親袁海峰趕忙將孩子帶到鄉衛生所,但未查出病因,緊接著又趕到了市裏的醫院,醫生診斷説孩子可能得了淋巴腫瘤,而且有可能是惡性的,鑒于孩子的情況比較嚴重,醫生建議轉到北京治療。

  “去北京看病”,對于這個不富裕的農村家庭來説,意味著高昂的費用還有未知的前途,但看著才九歲的兒子不斷發出淒慘的呻吟,袁海峰決定立刻帶孩子上北京治療。求親告友借了一些錢再加上自己全部的積蓄,袁海峰帶著妻子和孩子當天深夜12點坐車北上,背負著全家的希望前往北京尋病求醫。

  經過北京兒童醫院專家會診後,小浩然被確診為惡性淋巴腫瘤。袁海峰至今都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自家的娃那麼聽話懂事,品學兼優,怎麼就得了這麼可怕的病,況且孩子才9歲,他的人生才剛剛開始。然而袁海峰還來不及感嘆命運的不公,另一個殘酷的現實——巨額的醫療費用如同一座大山壓在了他的身上,成了這個家庭的攔路虎。

  袁海峰和妻子都是邯鄲市磁縣花官營鄉興小營村的農民,家庭的收入主要來自幾畝農田。農閒的時候妻子就在村裏的沙發廠做零工一天只有40塊錢,袁海峰自己也接一些零活補貼家用,但對于這個上有老下有小的農民家庭來説,除去基本生活開支,一年也攢不了多少錢。然而兒子現在的醫療費一天就要1.3萬元,在北京的這一個月,已經花銷了16萬元,其中大部分的錢是借來的,還有老家的村民們捐助的2萬多元。

  十幾萬元對于普通的農村家庭來説,已經超出了所能承載的極限,但對于治療小浩然的病還遠遠不夠。“醫生説起碼要做6個療程,還建議我多準備些錢。同病房的另一個孩子已經花了50多萬,我感覺像是個無底洞。但為了孩子,即便是無底洞我也要把它填了!”電話那頭,袁海峰這個三十多歲的農村漢子哽咽著説。

  為了給小浩然看病,袁海峰和妻子都臨時辭去工作來到了北京。家裏還有個5歲的女兒由爺爺奶奶照看,兩位老人也都快七十歲了,身體也不好。小浩然的大伯也放下了農活來到北京,幫助袁海峰夫婦一塊兒照顧孩子。

  在北京這一個月,袁海峰和妻子起初住在小旅館裏,一天要60塊錢。但隨著外地就醫高峰期到來,小旅館開始漲價,無奈之下他們只能搬出來。現在他們就睡在醫院的走廊裏,等到深夜人稀的時候,就鋪一張薄單在地上當床。“自己苦點兒沒關係,只要能為孩子省下醫療費就行。”接下來還要面對巨額的醫療費,袁海峰感到非常失落和無措,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在老家,小浩然的爺爺為了救孫子已經開始變賣家産。“有時候我真覺得自己沒用,不能像別人的爸爸那樣有錢、有關係,能給孩子提供最好的治療。我甚至連孩子的醫療費都拿不出來了。”袁海峰無奈的抱怨。

  重大疾病對于普通家庭無疑是一場難以承受的災難。然而在有治愈希望的前提下,高昂的費用卻成為生命延續的羈絆,無奈只能任由生命枯萎凋零。“病魔無情,人有情!”媒體呼吁社會愛心人士能夠伸出援助之手,為這個家庭送去一絲溫暖和希望。匯聚微薄之力,讓這個年輕的生命延續下去。

  如果您想幫助袁浩然,請與袁浩然父親袁海峰聯係,電話:。

F